Blogger

Translate This Blog

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

灰機




這幾年,一直忙於工作和進修,很久沒有玩遊戲機。兒子出世,連睡覺的時間也不夠,更莫提玩遊戲機了。PS2,放在一角鋪塵,成了家中歷史文物。

多了一個人,物品堆積,竟然可以多出數倍。PS2遊戲機,留在我這兒封塵,甚為可惜,決定將遊戲機,送給綜援家庭。

為確認遊戲機性能良好,今晚拿出來試機,一玩那「三國無雙」,即放不了手。兒時片段,不斷湧現。

小時候,任天堂的「灰機」和「紅白機」,風靡全港,遊戲「孖寶兄弟」,街知巷聞。雖然任天堂如此流行,但也不是每個家庭,都能擁有。好像我,便從來不曾擁有過。還記得,每當我有機會,可以到朋友家玩任天堂,前一夜,總是興奮得睡不著。

「買一台吧。 」我老是嚷著想買「灰機」,還拿好成積,作談判籌碼。可是,爸爸總是別過臉:「成績好,是應份的。」

他每次說這句,我也無話可駁,確實,勤力讀書,是份內事。

可是,我真的很想要一台「灰機」。

那,不如我到同學家玩吧。

「不准,會玩到心都創。」

老是說「心創」「心創」,意即「心野」或「忘形」。這判詞,深深烙印我腦海,雖然我不斷承諾,不會玩到「心創」,但所得答案,仍然不准。心中退而再退而求其次,只求再玩一局「孖寶兄弟」。

回校,同學們,談論著的,都是新遊戲,但是,我仍然停留在「孖寶」的階段,全然不入流,成了鄉下兒,無言以對,只能獨個兒,找女孩子玩。

長久跟遊戲機隔絕,一年一年過去,我不相信,我能擁有一台遊戲機,而且,隱隱約約,我覺得,擁有一台遊戲機,是不對的。

很快,任天堂的「灰機」黃金時代過去。年齡漸長,大家進入中學時代,開始練肌肉,玩運動,參與學生團體,宗教組織。遊戲機,在朋輩中,也變得相對的不重要。因為,大家都玩「鹹 Game」了(意即色情遊戲)。

即使如此,「孖寶兄弟」的老話題,在中學時代,大學時代,仍然存在。那管是海邊談笑,酒吧聊天,任天堂遊戲老話題,大家還是揮不去,忘不掉。反而,童年打機的種種有趣回憶,就像葡萄酒一樣,愈老,便愈淳,也愈有味道。可是,大家愈是談得起勁,我愈只能默不作聲,便也愈顯得格格不入,只能獨個兒,喝著啤酒。很羨慕,大家能接通任天堂的童年頻道。

心底深處,還是向爸媽嚷著:「買給我吧。」

「讀完大學先!」得到的承諾,老是這樣。對一個小朋友來說,念大學後才可以買一樣東西,比直截了當的拒絕,還要無奈。

好不容易,終於,大學畢業,工作,賺錢。時代不同,那世紀,流行玩Sony PS2的「三國無雙」。

鼓著勇氣,提款,跑到祟光,大刺刺扔下現金,買了一台PS2!

這話,要很有氣勢的說:我自己給自己,買了一台PS2!

二十年了!終於,給自己,買了一台遊戲機,是一台最新款,不折不扣的電視遊戲機。結論,還是,自己靠自己。

付款一刻,突然,一種奇怪的思緒和感覺,湧上來,認為自己擁有一台遊戲機,我很不對,我很錯。為什麼錯呢,已經讀完大學了。一邊想,一邊差點掉淚。內心說不清,解不通,懷著奇怪的內疚,怪異的問號。物質上,已經擁有了一台遊戲機,但心理上,是捆綁著的,不准自己擁有。

已經擁有一樣,想擁有,但又不准許自己擁有的東西,即使已經拿在手裡,仍感氣塞胸悶,霎時,又無名火起。這,真是最經典的心理制約例子。

當社工好,遇著這些情況,另一個自己,便能輔導自己。另一個我,當然明白,內心深處,覺得遊戲機,應該是父母買給自己,為什麼,二十年前,爸媽應該要做的事,到頭來,要自己賺錢,自己買給自己? 自己愛錫自己? 自己靠自己?

二十年,當然火。

說來好笑,連輔導,也奉行「自己靠自己」的鐵律。

舊日老火,已經熄滅,說明白一點,那台PS2,是我在自我補償童年缺失的東西。

實在,長大了的補償,能圓滿童年舊日的缺失嗎?今天,十部最新款iPhone、Wii,能抵回那部任天堂的「灰機」嗎?

那部,我老是嚷著想買的「灰機」。

童年,是一個奇怪的階段,總有一些小事情和大事宜,讓人難以忘懷。即使是好意,即使是善行,光陰錯過了,還是追不回,離不逝。

雖然物質不代表一切,但,我還是希望,那台我自己買給自己的PS2,送給綜援家庭,能讓一個窮爸爸,兌現承諾,讓一個乖女兒,圓滿疼錫吧。


6 則留言:

  1. 果然是一篇好文章
    文筆很流暢
    還記得我嗎?

    UNICORN

    回覆刪除
  2. UNICORN大,當然記得啦,歡迎加我FB,聯絡聯絡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你好像沒玩了
      是生活太忙的關係?

      刪除
  3. 我少上fb的~
    你有whatsapp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OH~我的電話是舊式的,沒有whatapps.....

      刪除

Stat Counter


View My Stats

搜尋此網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