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ger

Translate This Blog

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

2015年9月24日星期四

維修店小二



下班回荃灣,見他整個星期都沒致電我,特地跑去荃芳中心。

「李老闆!」一進店我便叫道。

他一見是我,便從櫃枱跑出來,叉著腰,驚奇問道:「嘩!你不是教書的嗎?你電腦肚子中的硬件,很誇張。」

2015年9月18日星期五

若你說東風破



「陳醫生,你先出去。」總經理面黑黑的說。

門一關,阿正交叉著手,咬著牙根,強自按捺著胸口的翻湧:「我不認為剛剛這樣做是對的。」

2015年9月4日星期五

黑哥的紙言



60M 巴士在屯門公路跑著,車外,是個炎熱的抗戰假日。

抗戰勝利,主席閱兵,習口習面。雖同是七十周年,年屆古來稀的黑哥,卻沒什麼感受。因為,他的家庭,曾經在文革被共產黨迫害,在陸豐的祖業被毀,二十歲隻身逃難,靠著幾塊木板,游來香港。

白手興家,All Systems Reset。不知應該道謝,還是詛咒。

2015年8月8日星期六

隨園




應該是這兒,我認得。

這片小方林中的瞭望台,長長的石階上面,看上去,就像一座圓型的祭壇。

下午的天氣,實在太熱,幸好,瞭望台上,還有一點風。

嗯,這兒的視野,有一種熟悉,或者,這兒的夜景,會更有印象吧。

老陳醫的送別




查看手機,收到陳醫的訊息,他告訴我,父親過身了。

大清早,我瞪大了眼,光著上身,坐在被窩中,一片愕然。

陳醫和他一家,是我初出道時,接手的個案,想不到五年後、十年後,還是沒有放下。

雨,又老是下過不停。。。。

緊緊抓著雨傘,不停的,跳過通州街上的水氹。為什麼,重逢,總是要下大雨?Help People to Help Themselves,幾多人拿著這金科玉律,在盲著,在躲著。

Stat Counter


View My Stats

搜尋此網誌

載入中...